老人首先是人

許鞍華導演拍成《明月幾時有》,七十歲。但無人會用「老人」來標籤她,因為她拍了三十多年電影,已是大師級人物,觀眾會因為她的作品而欣賞(或批評)她,不會因為她老而留情。

不過並非每個人都能用一輩子時間堅守一個專業。實質一點看,香港雖然沒有法定退休年齡,但一般會以65歲劃界,而且在考慮競爭力、生產力等因素後,大部份普通人都會「被退休」。昨天的打工仔,今天的無業遊民。明明尚有工作能力卻被當成一無是處,就是因為年齡按年增長(退休金又能按年增長嗎?)

於是,一群只是活了65年、行得走得亦做得的人在一夜間變成「老人」。而社會剛好對「老人」有一套既定的印象:行得慢走得慢亦做唔到嘢。大眾對「老人」的刻板印象和這群人的實際能力不相等,於是出現多餘的可憐。別人受了會不爽,但久而久之或會養成習慣,即倚老賣老;我們付了這可憐,又往往因爲不熟悉對方而停在濫情那層次。

用歲數辨認他人?十八歲不一定卜卜脆,八十歲也不一定謝曬皮。認識一個人講機緣,能認識而後熟悉一個人,年齡就不再是限制。蔡康永在剛結束的《奇葩說》說過:「我們把老放在人的前面。老人首先是人,然後才是老人。老人跟我們一樣就是人。年輕人、中年人、老人,都是人。年輕的是笨蛋的人,很多人到了老了還是笨蛋。年輕時聰明的人,很多人到老了還時聰明。不能因為他一老,就剝奪掉他作為人的部分。老人依然是人。」

如果有一天我們會因爲許鞍華老而不再批評她,這才是對她最大的不尊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