畫到都唔知似乜

她們喜歡說<畫到都唔知似乜>,不斷否定自己。每次聽到這句,我們當然會立刻哄她們,但她們又開始說:你口花花氹呀婆啫。>

我不否認自己氹她們,但她們的作品確實<出得廳堂>。事實上,無論用中國傳統的審美觀還是當代視角看藝術,形似也實在不是最高的要求。<畫得似好老土㗎啦,唔似先叫風格!>我們常常說。於是,我們在課堂帶上草間彌生和馬蒂斯的作品集,向她們展示更多藝術的可能性。

這經歷使我常常問自己:怎樣的藝術教育才最適合長者們?

在她們自認畫得不夠好的背後,可能代表著她們從小就與藝術割裂,所以總覺得藝術高高在上,是自己不可能觸碰的事。因此,我們的課堂常常以身邊的事出發,例如自己的掌紋和朋友穿的衣服等等,希望她們知道藝術其實與生活很近。

除了把出發點拉近她們的生活,我們亦把畫畫技巧放到最低。在每一堂工作坊,我們甚少教授技巧,而是觀察不同人的長處,不斷肯定她們。我們比較像一位觀察者,中介人,留意她們的畫法,然後向她們介紹類似風格的藝術家,鼓勵她們用自己的方式畫畫,不要管它美不美。

在 我們想像長者的時候,除了會刻板地以她們衰老無法自理云云,另一個極端就是把她們看成身懷絕技,然後用尋寶的心態看待她們。然而,在這一年的觀察裡,發現 所有長者與我們無異,都是每天在處理生活的小事。對於她們來說,畫畫甚至只是小玩意,更重要的是過程中有人讚賞她們,陪伴她們,好讓她們不感到孤軍。所以 我們也把重心放到溝通之上,把畫畫看成是跟她們一起玩 。當長者屋的職員反映說長者們比以前明顯變得開朗時,我們就更肯定計劃的理念。